第60章 藏北探秘(3)(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这样的新人他合理吗?!】

    最近一直以来都被醉美湘西及北纬三十度刷屏的旅客论坛里, 忽然出现了这么一个新帖子。

    帖子的配图是个堪称漂亮的男人,他眼尾晕红,似笑非笑, 将一个身披斗篷的男子踩在脚下。就算截图画质不高, 但这颇具X张力的图异常夺人眼球, 帖子一出就吸引了不少旅客的目光。

    【实话实说这长的确实真好看,哪个直播间啊我去看看?】

    【操了, 新人导游?我怎么没见过?还露着脸,会不会是第一次带团啊】

    【新人导游就能这么玩吗?!】

    【这恒河里.jpg, 别小看新人导游, 有旅社偏向, 就算是新人导游也能把旅客当狗玩, 真他妈的操蛋】

    【这是新人导游立威吧, 我们惊悚旅社是不是真要完蛋了,新人导游不该是最友好的吗, 怎么这个样子】

    【他妈的好看又有什么用, 蛇蝎心肠, 该死!】

    【被他踩在脚下的旅客就没点耻辱心吗, 抄家伙跟他干啊!一个新人导游怕什么, 能不能有点尊严】

    【旅客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

    【什么意思啊,老在旅客论坛发这种帖子, 就欺负旅客呗, 大旅队能不能有人出来管管, 你们导游没有自己的论坛吗!】

    【就是啊烦死了,真就三观跟着五官走呗, 我看这导游就是年轻, 他要是以后再敢不戴面具做这种龌龊事, 肯定得有大佬教他做人】

    【舔个屁舔,这哪个小导游的直播间,兄弟们冲了他,奶奶的,毛还没长齐就欺负旅客!】

    这帖子沸沸扬扬骂了一百楼,楼主才再次出现。

    【卧槽老哥们别开火别开火,是自己人!被踩在下面的那个才是导游!】

    【踩着他的是新人旅客啊!我刚才去搜了一波,保新,纯正的新人旅客!我的妈,一见面就把导游给踩在脚下的新人旅客我还是第一次见!】

    楼主这话一出顿时被暴躁老哥们骂傻了,新人旅客踩导游?谁信啊,编谎话也不能这么编!直到楼主甩出了【丁一探秘藏北直播间】的链接,不少旅客老哥们骂骂咧咧顺着链接去看,随后帖子里的风向直接彻底逆转。

    【卧槽绝了,真是自己人,他妈的新手旅客在踩丁一,天上下红雨了吗?!】

    【这薄荷里.jpg,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给新人穿上友军的衣服!】

    【他奶奶的可真痛快,我的妈绝了,真绝!】

    【一秒钟内我要知道这个新人旅客的名字!】

    【丁一是个什么导游,他很弱吗?是抖M吗?】

    【不不不兄弟,丁一可是号称小丙九的,听说真认了丙九当大哥,你说他能弱吗】

    【小道消息,丁一本来都要冲丙等了,实力非常强劲。这次他是看上了新人旅客,想调·教人家,结果阴沟里翻了船】

    【哟哟哟,这不是丁一吗,几天不见这么拉了?】

    【不是,这旅程还没开始吧,他这么得罪导游,还是个新人,我猜他活不过这旅程】

    【是啊,新人还是憋不住气,不知道导游的可怕,有他后悔的】

    【怎么可怕,被新人踩到脚底下当狗的那种可怕吗?】

    【笑死,你们喜欢当狗,人家可不喜欢,反正一个困难级的探秘旅程而已,我相信他肯定能活下来的!】

    【有没有大哥看之前的直播啊,抓心挠肝的我,这新人真的好强,他有什么称号啊?】

    【野性心灵,好像是能变成野生动物的】

    【他这也没变啊,再说了什么动物这么猛,狮子王吗??】

    【打架这么厉害,不会是我平头哥(蜜獾)吧】

    【我赌一波雪豹!安队长不是养了头豹王吗,好家伙简直是重新定义雪豹,能生撕鬼王!】

    【真的,我原本不喜欢小白脸的,但人家这是真正的猛汉啊,又讲义气,又替朋友出头,没说的,要我在旅程里绝对先认波大哥】

    【有没有人知道这大哥叫什么名字啊,我把他名字纹胸口能去踩导游吗?】

    【卫洵,他叫卫洵,这名字一听就超猛的!】

    【我感觉这新人旅客不简单,他肯定不只有这一个称号,你看丁1导游旗落他身上他竟然还能动,真是个硬汉子,他真的是新人旅客吗??】

    归途旅社驻地,单辟出来的,如小型影院般豪华的,专门用来看直播与vlog的房间中,王澎湃手里的爆米花桶哗啦一下掉到地上,雪白的爆米花蹦跳着,黏在了茅小乐的布鞋上。

    原本绝对会暴跳如雷的茅小乐这次却顾不得管鞋上的爆米花,他直勾勾瞪着屏幕,眼珠近乎脱框。

    “这,这,好家伙。”

    王澎湃罕见说话磕磕巴巴,这房间的观影效果特好,环绕式立体声,绝对的身临其境。屏幕上容貌俊美的新人旅客踩到丁一后,说出的‘真爽’‘跪着舒服吗?’‘你来当我的狗,好吗’三连,直接把王澎湃给听傻了,下意识就打了个哆嗦。

    “了不得,现在的小新人可真了不得。”

    王澎湃反复念叨:“旅社这选人标准真越来越变态了,他妈的,这是从哪个搞凰俱乐部里给选来的小变态吧。”

    “不许你这么说。”

    茅小乐回过神来,不满瞪了眼王澎湃,严肃道:“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难道卫老师他真想让丁一当狗吗?不,他不是,他只是想让丁一也尝尝屈辱的感觉罢了。”

    “为他人出头,正义感爆表,又强又飒,真不愧是我卫老师!”

    “不是,你这就叫上卫老师了??”

    王澎湃匪夷所思:“你真觉得他是那个三水?你不是说三水日月他一生坎坷,心思细腻敏·感,身体不算健康,是个知识渊博,好似教授一般的存在吗?我怎么一个点儿都没从这人身上看出来啊!”

    “是我低估卫老师了。”

    茅小乐肃然,深刻反思自己:“一生坎坷,所以才如此坚强。心思细腻,才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身体不算健康,并不代表不强,他知识渊博,精通近身格斗,才能一照面就把丁一踩在脚下。”

    茅小乐目光灼灼,苍白的脸竟然有点泛红:“错不了的,我一看他的脸就知道,他就是三水老师!”

    “你就是图人家好看吧。”

    王澎湃吐槽,摩挲双层白胖的下巴:“不过这真的是新人吗,新人也不可能初始就有四个称号吧。”

    王澎湃指指点点:“丁一说的野性心灵,蓝色称号,不怕降头鬼面,怨念抗性类称号,不怕剧毒,剧毒抗性类称号,还有他挨打的时候。”

    “他被导游旗打的时候显然是疼的,但能这么快就反应过来,应该是有恢复类、意志类,或者伤痛转移类的称号,好家伙,这能是新人吗?”

    “也可能是野性心灵带来的效果,看他选中的是那种动物了。不怕毒,忍耐力强,感觉有可能是蜜獾。再者说,就算是初始四个称号怎么啦,队长当初新人的时候不也是有三个称号吗。”

    “你就真认定他是呗。”

    茅小乐倔起来那可是只有队长才能说得动,王澎湃不白费口舌,他摇了摇头,若有所思:“不过这小子看起来真不错,再看看他接下来的表现。”

    “不过你做好心理准备,他要是真那么优秀,到时候抢人的可不止咱们一个队。我看快到年末庆典了,挺多旅队都有纳新的计划,就算咱们归途旅队最强,但卫洵这种人一看就是自己有想法的,他要是真选别的队,你可不能乱来啊,到时候反倒结仇可不妙。”

    “他肯定会来归途的,咱们队长抢人那可是最强的!”

    茅小乐信心满满:“能跟我当五年网友,还和队长在一个旅程,又都有野性心灵的称号,他跟咱们旅队的缘分已经满值了!”

    “倒是现在不懂规矩的小导游真是越来越多。”

    茅小乐看向直播间里,从卫洵脚下挣扎爬起的丁一,阴阴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抹血光,慢条斯理:“小丙九?真这么想见丙九,我倒是可以送他去冥府里见见。”

    “想让卫老师当狗?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什么德行,被老师踩在脚下都脏了老师的鞋。就算卫老师真想养狗——”

    茅小乐一边放狠话,一边看直播,一边狂点手机,飞快就起草出了‘小道士狗勾’一套的表情包,念叨着什么‘原来卫老师喜欢这个’‘不愧是老师’‘老师真可爱’之类的,伴随着意味不明的嘿嘿笑声,王澎湃听了都下意识挪动屁股,坐的远了点。

    再看向屏幕时,正看到卫洵拔刀在丁一颈侧留下道伤痕,随后他将染血刀锋贴近唇畔,让淡色唇瓣染上一道刺目猩红。

    “乖乖,这可真疯啊。”

    王澎湃心里毛毛的,虽然茅小乐把‘三水日月太太’夸得天上有地下无,但王澎湃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这卫洵绝对是个危险的狠角色,别看他现在只是新人,但他要是真能活下来,绝对会比其他人都走的更快。

    因为他就是那种天然更适应旅途的人,这种人真的很少见,饶是王澎湃过来这么多次旅程,也少见到一上来就把导游给干翻的,说实话,不仅是正在藏北旅程里的那些旅客们看呆了,就连王澎湃刚看时都没反应过来,到现在冷静下来,再看屏幕。

    刨去那些‘再踩会,踩他踩他!’‘哈哈哈牛逼新人!’的弹幕,王澎湃心理倒是没太乐观,反倒有点担忧。太高调的人总会引人注目,丁一也不算没有名声的导游,因为前一阵的丙□□波,据说已经有几个导游联盟和他接触了。

    更有导游联盟的人注意到了丙250,毕竟他可是超越当年甲一嬉命人的新星,就算暂时没有人将他和‘旅客’联系起来,也足够引人注目。

    快到年末庆典,各处都渐渐乱起来了。听说欧区那边出了初始称号就是紫色的新人‘圣子’,被欧区最强的白教堂旅队引入,保护起来,堪称整个西区的年度最强新人,却也遭到逆十字导游联盟与血教堂导游联盟数次的暗杀。

    美区那边也出了个有魔鬼商人称号的新人导游,以与第二名3000积分差距强势登上了西区导游新人榜榜首,被狼人联盟引入,然后就差点在下一次旅程中被驱魔人旅队的队长击杀,现在仍生死未卜。

    王澎湃敏锐嗅到了新时代将要到来的气息,山雨欲来风满楼,惊悚全球旅社又选入了一批天赋极强的好苗子,新人天才辈出,正如他们亚区的新人导游丙二五零以及新人旅客卫洵。

    多年仇怨积攒,导游与旅客堪称死敌,会杀死对方有天赋的新人,这也算是惯例。旅社就像在养蛊,活下来的人都是最强,最适合旅程的。

    但导游丙二五零极有可能是开辟北纬三十度旅程的导游,起码他们归途旅队不会对他动手。但旅客卫洵可就没这个保护符了。

    卫洵表现实在太出挑,他的天赋绝对会引起旁人瞩目,一旦活着出来绝对会被大旅队邀请,保护性的全力培养,那些不择手段的导游联盟,丁一背后的势力,或许会在旅程里就对卫洵动手,不会让他活着出旅程。

    “还好队长进去了。”

    王澎湃拍了拍肚皮,放了心:“不然小卫说不定还真得着了那帮小屠崽子的道。”

    就算安队长目前状态异常,王澎湃和茅小乐也对自家队长有绝对的信心。只要他坐镇旅队,丁一或者他背后的那些人,就不会有机会动手。

    放下心来的王澎湃继续兴致勃勃看起直播来,不仅是看新人旅客卫洵,也是在看旅程本身,一直以来旅客与导游们对西藏的关注,绝大多数都凝聚在冈仁波齐与珠穆朗玛上,藏北禁区却是很少有人关注。

    王澎湃有预感,这次旅程绝对会异常好看。

    * *

    丁一的直播从没有上过亚区推荐位,甚至连主页推荐位,频道推荐位都没有过。听说大导游光靠直播就能转的盆满钵满,但丁一的直播间最多也就只有寥寥百名观众。

    不说甲等,乙等,光是丙等的导游就有二百五十位,算上西区那边数量还得翻倍,每天直播的旅程起码有百个,他这种小导游怎么可能脱颖而出?

    也就是在学了丙九,用搞凰与杀旅客来当噱头博眼球后,丁一每次直播间里的人数才勉强过千,一百观众才等于一积分,一千的观众,也就是可怜巴巴的十积分罢了。

    然而此时此刻,积分上涨的提示声却不断响在丁一耳畔,短短五分钟,他竟然狂揽五十积分!也就是说,他直播间里的人数,破天荒的到达了五千!

    要是往常丁一绝对狂喜,会狠狠抽一顿林启明庆祝。

    但现在,丁一并不觉得高兴。

    他感到深深的耻辱,而始作俑者刚把脚从他背上挪开。

    “我们是新人旅客,对旅程充满了期待,希望能与大家和睦相处,你说对吗,导游先生。”

    这个可恶的,不知天高地厚的,该死的新人旅客轻笑道,微张开嘴,露出略尖的两颗犬齿。

    该死的,这牙可真白,真好看,完美戳中了他的性·癖——呸!

    丁一,你得亲手弄死他,才能洗清身上的耻辱!

    丁一恶狠狠警告自己。对卫洵说的话他心里冷哼一声,没有理会,眼神阴鸷。等着吧,他刚才不过是轻敌而已,他有一万种手段在旅程里弄死这个小旅客。

    暂且先让他得意着,等他越是放松警惕,他就会死的越快!

    见丁一阴沉着脸,不搭话,卫洵眼中笑容更深。下一刻,丁一心里竟响起如恶魔般的嗡鸣声!

    ‘导游先生,您的血已经被我控制’

    丁一猛地抬头,不敢置信望向卫洵,只觉得他唇畔那抹鲜红格外刺眼!

    不,不不,一个新人旅客而已,怎么可能有能掌控他浑身血液的称号,丁一不肯相信。

    但卫洵的声音却不被丁一抗拒意志所转移,仍在他心头响起。

    ‘我是个喜欢用和平手段解决办法的人,也是第一次过旅程,只希望能正常度过旅程而已。只要离开旅程,控制就不会再对您产生影响了,好吗?’

    见鬼的和平手段!

    伴随着失真与莫名的嗡鸣声,卫洵的话更显得恐怖,丁一感觉自己被吓得SAN都要下降了。

    但反应过来卫洵这一番话说了什么后,丁一却瞬间冷静下来,甚至不屑嗤笑。

    明明能将他控制,为什么不做绝?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